恐高的飞鸟

躺凹凸,杂食,主吃雷瑞,安雷安。
拒绝ky。
总会爱上冷cp
虽然很渣但是还是开心的写着想写的东西并祸害众人的眼睛。

另一个故事

这也是一个故事。
  1
  有一条龙,很大很大,最是孤身一龙到处跑。
  巨龙也非常的厉害。
  因为他可以打开天堂的大门。
  2
  这条龙叫做雷狮,他从不会和人提起名字的来历。  
  雷狮看着天堂门口的大天使长丹尼尔,突然有点疑惑。
  “为什么你没有鸡翅膀?”
  3
  雷狮是被锤下来的。
  但他是一只不怕困难的公龙,所以他又飞回去。
  大天使长笑着。
  “小锤没有,大锤骨折。”
  4
  聪明的龙必须学会放弃。
  所以他决定去看看地狱。
  5
  地狱里有很多的恶魔。
  恶魔里面有一只特别厉害长得还帅的。
  迷妹们,小声点,他讨厌吵闹。
  他叫做,嗝瑞。
  6
  回来他把名字登记处的恶魔打了,最后改名叫做格瑞。
  格瑞每天都练剑。
  其实他练的那个叫做刀。
  烈斩大刀原谅色,你值得拥有。
  7
  格瑞总是要拒绝很多恶魔的求爱。
  那天,最美的恶魔小姐和他求婚。
  格瑞就看了看。
  “岩浆里的石头什么时候成精的。”
  8
  之后再也没有小姐姐和他表白。
  可喜可贺。
  9
  雷狮是从地面掉进地狱的岩浆池里的。
  他好巧不巧把格瑞压在了下面。
  格瑞被他摸了一把小脸。
  他被格瑞扇了一巴掌。
  10
  格瑞的手有点疼。
  大意了,这个脸皮厚的流氓。
  11
  雷狮又有事干了。
  他选择去追求高冷傲娇的恶魔格瑞。
  “格瑞,我喜欢你。”
  “我不喜欢不要脸的王八蛋。”
  好吧,这是第三十七次告白失败。
  12
  但是,龙族都是很聪明的。
  “格瑞,和我走吧!”
  雷狮边说边拿出了旺仔。
  13
  “好,我们走去哪里。”
  “当然是婚姻的殿堂。”
  次日,全地狱通缉雷狮。
  原因是拐骗未成年。
  14
  “格瑞啊,你为什么选择成为恶魔?”
  雷狮问。
  格瑞突然就笑了,笑得雷狮愣在他面前。
  “因为有一只龙在我墓碑前说过,他不会再爱上任何人,所以我不能成为人。
  15
  “你本可以成为天使。”
  “但是天堂很无聊。”
  这回到雷狮笑了。
  16
  天堂很无聊。
  因为等不到你来。
  傲娇怎么可能会说出后面那句话。
  但是他自己一直都懂。
  17
  就像所有美好的童话一样,相爱的巨龙和恶魔,终于永远,永远,在一起。

前文请看空间。
没错其实这两篇就是玩梗,你们不要打我。

关于笔记本

超级短。试图掩盖我不想更连载的事实。
学院pa。

         晚自习。
  白板被猛敲了一下,雷狮扫视教室,一个纸团恰好迎面砸过来,被他轻易躲开。
  “收作业就收作业敲什么敲!”
  “关你屁事。”
  雷狮和嘉德罗斯互相给对方竖了个中指,这教室里的火药味一下子浓起来。他们这样子不是一天两天了,一般在他们针锋相对时,都会有一个声音冷喝道:“别闹!”
  但今天却安静的很,雷狮拾起那个纸团,被旁边几个人顺了毛的嘉德罗斯只是瞪他一眼。雷狮没理,他对准那个趴台睡得正香的纪律委员格瑞,想了想还是没有把纸团扔出去。
  虽然昨天他追了我半个学校,但还是算了吧。雷狮想。
  他慢悠悠的晃下去,轻轻敲了敲桌子,“格瑞,交……!”
  那本笔记本险些塞进雷狮嘴里,浑身仙气的格瑞侧着脸半睁开眼,懒懒的样子让雷狮把嘴边的画又咽了回去。格瑞感到满意,秒睡。
  雷狮抓着那笔记本,随手一翻。
  格瑞的字是很好看的,端正,笔画间藏着锋芒,看久了总有几分刺人的感觉。那一页上面重复写了几个名字,竟磨去了字里的锋芒使之柔和了许多。雷狮看着那几个熟悉的名字,指尖摩挲着页角,脸上的笑带上了几分愉悦。
  “酸臭味。”凯丽在一边翻了个白眼。
  ……
  下课铃把格瑞吵醒,他烦躁地拨弄几下头发,想把打坏学校广播的想法赶出脑子外。手肘打落了什么,格瑞突然想起什么。如冰水猛地泼上去一般,他的心狠狠地颤了颤,瞬间清醒过来。
  格瑞低头弯腰,手指触碰到书页时一顿。
  那几个名字的中间,多了一个不一样的,笔迹如本人一样张扬的两个字。
  雷狮的中间多了一个格瑞,用心圈起来。
  
  

巨龙与勇士的故事。

ooc
让我表演一波混更。
耶!!!!

这是一个,特别特别常见的故事,很短很短的故事,也是只属于两个人的,最独特的故事。
  1
  巨龙来到了这个王国,没有两天便犯下了重罪。
  愤怒的国王丹尼尔叫来最好的勇士格瑞,命令他去讨伐这条恶龙。
  虽然会见不到格瑞和王子嘉德罗斯打架了。
  但是昨天恶龙张开翅膀挡住天空不让他看见星星更加严重!
  2
  格瑞很快就回来了。
  “巨龙说他要好看的小姐姐。”
  丹尼尔想了想,“他在开玩笑?”
  “他在没事找事。”
  于是格瑞被套上了婚纱,他也很无奈很愤怒但是他打不过国王。
  好气哦,明明他才是主角。
  3
  嘉德罗斯王子非常的不满。
  “你和巨龙打跟和我打有什么区别吗?”
  格瑞淡淡的扫了他一眼。
  “你是神经病,他是吃饱撑。”
  4
  “那你走之前送我……”嘉德罗斯边说边拿武器。
  格瑞二话不说竖了个中指,果断快速。
  “你的礼物。”
  5
  巨龙的名字叫雷狮,名字是他爸取的。
  喜欢蕾丝的老变态。该死的,他为什么有这种父王。
  6
  对的,这条帅龙是个王子,有颜有钱血统纯正。
  好的,这里来一点迷妹的尖叫声。
  然后有一天,他父王给他带了一个公主。
  粉色和粉蓝色鳞片的,稀有的混血。
  溜了溜了,他才不会和马赛克结婚。
  7
  雷狮和格瑞第一次的相遇很特别。
  那天雷狮看着自己临死洞穴前的勇士。
  格瑞看着这个大部分是人形但是长角长翅膀长尾巴的家伙。
  他们奇迹般的同时开口。
  “杀马特/非主流?”
  8
  格瑞再一次站在雷狮面前,散着头发,一身雪白婚纱。
  雷狮看了很久。
  “美女你眼睛真漂亮,愿意和我共用晚餐吗?”
  9
  美女妹妹冲了过去。
  “我来娶你――”
  哎呀,裙摆太长,格摔进了雷狮怀里。
  10
  “你是嫁过来的,记得。不过发展太快不好,所以从现在开始我是你的男朋友了。”
  雷狮边说边拍了拍格瑞的屁股。
  气的格瑞后两个字“狗命”怎么都说不出来。
  11
  格瑞还是换回了男装带上了发带。
  但是雷狮还是他男朋友。
  “我叫格瑞。”
  “你的头发看起来是很‘锐’。”
  “你也是,杀马特。”
  12
  最后雷狮成功的让格瑞喜欢上了他。
  虽然格瑞很少承认。
  13
  当雷狮终于要得到格瑞的初吻时,外面冲进来一个人。
  “我叫达拉崩吧……”
  变回原型的巨龙一尾巴把名字很长先生拍进了岩石了,以示愤怒。
  14
  “您好这位同行,您可以把我挖出来吗?”
  嵌在岩石里的那个先生问看起来很正气的勇士格瑞。
  格瑞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。
  “我不想管傻逼。”
  正气你妈妈个鬼。
  15
  “喂,格瑞,你会和我永远在一起吗?”
  格瑞欲言又止。
  “这个时候不应该傲娇,格瑞。认真些。”
  格瑞真的没有见过那么认真的雷狮,没有痞气的笑,连一双漂亮的紫眼睛里都只倒映着他的影子。
  “我会。”
  格瑞笑了笑。
  16
  格瑞笑得真好看。
  雷狮一想起那个笑,就忍不住勾起嘴角,流下眼泪。
  “凡人的寿命真短。”
  他再也不会爱上任何人了。

一个语c群,平时超冷的!希望有人来加入。
cp什么的自组就可以了!
进群记得要看群公告。 群日常就是kg和骰,会时不时开paro,群里人超好的,来玩吧!
(图片含女装雷自戏,注意避雷)
群号是:
258316864

暂时就叫做,笼。吧。

兽人设雷狮x狼瑞。应该挺长,卡文但是不弃坑。 卡了那么久真抱歉…… 黑暗锁住了一切。   火光最先越出黑暗的牢笼,紧接着是一声枪响。随后杂乱的脚步声算是彻底打破了夜晚的平静,人造光源放出的光线在空中晃动,偶尔有什么带着风声一闪而过,挑拨所有人紧绷的神经。   石子滚落脚边,靴底蹭过岩石和砂砾,在巨石的夹缝间有一点紫红的光闪过又随着枪声响起而消失。血腥味在空气中弥漫了许久,即使那气味已经淡到人类都几乎无法分辨。   雷狮的耳边是格瑞稍显急促的呼吸声,除此之外枪伤并没有给格瑞带来别的改变,他甚至连表情都没有什么变化,就好像那些血和伤口不是他自己的。非常出色的忍耐力,这倒也算是件好事了。   雷狮的这个念头在心中只是一闪而过,现在的情况告诉他应该想些别的,而不是去想自己的临时队友是个什么样的狼。   腥气似乎能激起什么藏在兽类心底的东西,雷狮心中的烦躁感翻涌着,但理智仍然占了上风。他头上的那双耳直立着,随远处的声音缓缓转动,捕捉着最细小的声音。   “一共有五个人,都有枪。”雷狮压低声音,让那句话像是从喉咙里挤出来似的,最后那三个字怎么听都带着点嘲讽的意味。面对生死的人没有了平日那副狂傲不羁的样子,他选择暂时收敛起爪牙。格瑞一言不发,只是用绷带缠好受伤的左臂,那双雪白的耳朵直立着时不时因为声音抖动。   “我们被包围了,小白。这群连骨头都咬不开的家伙开始呼唤同伴了。”   “别叫我小白,我叫格瑞。”那听起来就像人类养宠物一样。极其糟糕的称呼。   他们似乎把这当成一场狩猎,遵从兽类的本能隐匿在障碍后,尽力隐匿所有的一切,这是猛兽的基因所赐予他们的东西之一。只要他们抓住机会露出爪子,那么就将给敌人造成巨大的伤害。   夜晚又安静下来,只有几束灯光乱晃。所有人都不敢因此掉以轻心,风中似乎藏了火药味,没有人闻不到。   那五人不会傻到靠近两个兽人,兽人也不会出现在他们的灯光下,于是这带来了暂时的和平。在这之后将会是死神的工作时间,而谁会是那个掌握着收割生命的镰刀的死神,现在还说不定。   “我们等不了。”格瑞揭露了他们最大的弱点,他身上的背包里有刀,有水,甚至还有笔记本和笔,但是没有枪,连食物都没有多少。   子弹打在岩壁上,溅起几点火花和灰尘。雷狮捂住口鼻,皱着眉用极度厌恶的眼光扫过那条缝隙。有几颗子弹从缝隙中穿过,在瞬息间飞到看不见的黑暗中去。   “我们必须有一个引开他们,另一个动手杀人。”雷狮不着痕迹地将目光移到格瑞脸上,那眼中的光似乎暗了一些,“相信我,虽然说我们只认识了一天。”   格瑞默默盯着自己受伤的手臂,那些绷带要比皮肤显眼得多。   作为猫科动物的雷狮擅长隐藏,随后一击必杀。犬科的格瑞一身雪白的狼毛,擅长快速移动且耐力极强。分工已经十分明显了,当然也包括谁要承受更多的风险。狡猾的猫科会做什么,格瑞不知道,但是他知道他绝对要面对那些枪口,   格瑞终于将目光移开,浅紫双眸对上紫红,视线相撞又在瞬息间错开。雷狮知道他读出了什么,他的舌尖掠过自己尖利的虎牙,嘴角挂上笑。   “雷狮,你不会死。”   似乎隔了几个世纪,带着点雪的凉意的话语随着一声叹息传出,轻飘飘却又坚定的很。
        雷狮一偏头 ,“我知道,有你在,我不会死。”      

还,还没想好

兽人设雷瑞,应该挺长。放心吧真的不会弃了。
感觉这章很水的样子,根本没办法描写出那种紧迫感……我果然超没用呜呜呜

(4)
  时间:第一日。
  进度:离开兽群,到达边界。
  天气:阴。有风。
  预计两天内到达。
  格瑞把笔记本合上,放入随身的包里。他闭起双眼,感受最后一点睡意像是阳光下的露珠,迅速地消散。
  旁边的雷狮睡的正香,完全兽形的大狮子把一只前爪搭在格瑞腿上,那双耳朵还在是不是抖一抖,看得格瑞手痒想要上去捏一把,那丛浓密的深色鬃毛也让他想要去撸。这种游戏行为是刻在动物的基因中的,格瑞一个未成年的雪狼会对此产生兴趣在所难免,只是他会主动的去抑制这种不合适的想法的产生。他已经因为盯着雷狮的尾巴看被发现而嘲笑过,雷狮大笑着说他可爱并且揉了一把那双因为情绪波动而抖动的狼耳。
  一生的耻辱,绝对不能再犯。格瑞边想边用笔戳了一下那双圆耳,这带着几分泄愤的意思,当然最终目的还是为了叫醒雷狮。
  一狮一狼――雷狮和格瑞都是兽形,这无疑比人形要舒服的多,他们趁着清晨升起雾气时离开第一个藏身地,那些空气中的水滴不止遮住前方的路,还凝结在雷狮和格瑞的皮毛上,可以说那些漂亮的透明小水滴就是个麻烦。
  厌水的雷狮无数次把水甩在格瑞的脚边,一脖子的鬃毛膨胀开来,“我想有时候速度快并不是什么好事,格瑞。这些水珠比砂砾要可恶的多。”
  “别反悔,雷狮。这是你的要求。”格瑞给了他一个眼神,雷狮在那张长着白毛的帅气狼脸上,竟能看见几分鄙视的样子。这让他有点不爽,格瑞那张仿佛被冰山冻坏的脸上出现的罕见的表情,居然是为了鄙视他。
  于是甩水的频率变多,忍无可忍的格瑞用一只狼爪子给了雷狮来了一下,炮弹的导线被轻易引燃,狮子咆哮着要给雪狼一个纪念品。两只大型猛兽开始在地上打滚,湿漉漉的毛沾上砂砾和石子,随后是狮子用尖牙恐吓一脸漠然的雪狼。
  只用了一个晚上,便能把关系从陌生人变成针锋相对不时撕逼的队友,雷狮和格瑞也算是很强大了。
  一阵狂风突兀地打断了他们这场闹剧,远方的天空阴沉的仿佛地狱之门在这天地间打开,无数的恶魔张开浅棕色的砂石翅膀从远方碾压过来,包围这片荒漠一般的边境。雷狮和格瑞不约而同地回忆起某些人类的灾难电影,包括灾难的后果。他们毫不犹豫地转身朝着反方向逃跑,恶魔在他们的身后嘶吼着要夺取他们的生命,逼迫他们体验传说中暗无天日的地狱。
  风环绕他们的脚跟,在他们奔跑时给予最大的帮助。石子弹跳着催促他们离去,名为狂风的恶魔将它巨大的沙尘斗篷张开,准备捕捉这两只渺小的兽。
  格瑞在一瞬间有一种奇异的恐惧与自卑,那让他想要停下来。随后雷狮给了他一爪子,将他敲醒过来。格瑞扫了一眼旁边的雷狮,换来一句“送死不是什么好买卖”。雪狼再次加快了脚步,向着尚且安全的地方全力飞奔,仿佛那样就可以将沙尘,狂风甩在身后。唯一不愿意甩开的,只有雷狮。
  救了他们的是一个洞,或者裂缝,怎么叫都没有问题。沙尘和暴风舔着格瑞和雷狮的脚跟,将他们赶进去。那救命的缝隙小的很,雷狮和格瑞几乎是马上反应过来,他们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默契还是天生的技巧,让他们用人形顺利地把自己塞了进去。
  雷狮的背紧贴着岩壁,突出的石头磕的他难受,向来没有受过这种待遇的雷狮耐力惊人,硬生生忍了下来。他的手搭在趴在自己身上的格瑞腰上手腕贴着毛茸茸的狼尾,到了这种时候他才发现这只狼的腰很瘦,至少是比他所想象的要瘦。格瑞把脑袋侧过来,头顶着雷狮的下巴,一些碎发让雷狮感到有些痒。而那头银白的发根本没有时间整理并套上那个发带。他们的心脏相隔得很近很近,那两颗跳动的心脏紧贴在一起,频率不对却足以安抚对方。
  他们就好像一对最亲密的恋人,经历了灾难后用最亲密的方式靠在一起,躲过所有的危机。但是格瑞只是被迫趴在雷狮怀里,雷狮也不希望这样一个人躲在他怀里,他们应该站起来面对一切。
  共同面对一切,这样子似乎也是很不错的。
  不知道是谁,先把这句话当做种子种在了心里。
  这场灾难终于停止在黄昏时分,格瑞的狼眼可以看见远方的东西。但他看不见消失的通向人类社会的路,也看不见有长长的铁管对准他们。
  死神站在格瑞与雷狮身后,举起了镰刀。
  

还,还没想好

雷狮x狼瑞。兽人设,目测挺长。
两个兽人终于相遇了!

(3)
  这是格瑞经历的第二个放生日。这天的格瑞感觉自己遇上了什么麻烦。
  就在那个小小的,暗的不行的房间里。银白的手铐上面扣着的是一只身材高大的狮子,至少与格瑞相比的确是如此,令人无奈的种族优势。他的一条腿抬起,小腿搭在另一条大腿上,算是不雅的姿势却与他本身没有掩盖的高贵气质却没有半点冲突。他似乎没有在想什么事情,甚至没有去想即将经历的“放生”。
  狮子那双暗黄的圆耳对声音极其灵敏,它们随着极小的脚步声转向门口,随后那双闭合的眼睛睁开来,格瑞看见那双融化了些许玫红的紫眼,狮子的目光如电般直刺过去,嘴角勾起反倒带上几分狂傲和狠厉,属于百兽之王的气势和威压袭向门口站着的格瑞。
  危险,会让弱者忍不住想臣服,可格瑞不是弱者,他的心与力量从不会属于弱者。那只食物链顶端的生物,叫人生畏的猛兽毫不掩饰地用目光打量和试探着格瑞,格瑞也不会做出示弱的举动。他们的目光撞在一起,将各自的影子撞进对方的眼里。
  那只狮子将目光放在格瑞翘起的尾巴和微张着的嘴里那些尖牙上,那个笑一下子变得暧昧起来。猎物的身份被定下,猎食者藏起尖牙伪装自己。
  胜负么?那是不用在意的东西。
  “我想我有点失礼,先生,我是雷狮。”
  凳子上的人站起来做自我介绍,好像很快就会对着格瑞说什么“我们该去哪里参观”的蠢话。不过雷狮还是知道规矩的,他又不是什么真的傻子,“你叫什么,我总不能喊你……”他又认真打量了一眼格瑞,从头到脚,最后停留在那双眼睛一样。雷狮发誓那是他见过的最美的紫水晶,那是被一层阴影笼罩住的,透着几分寒意的漂亮宝石,将微弱的白色光线反射成神秘而迷人的紫光,“白毛刺头吧。”
  “格瑞。”稍稍犹豫后说出自己名字的狼对那个称呼没什么大的感觉,甚至连表情都没有多给一个,只不过目光所传达的东西变了,这个“放生者”的身份极其可疑,态度也一样。在这种关头开玩笑的人,证明着雷狮没有慌乱。这种情况在培训时有过,格瑞记得清清楚楚,那么这应该会是一个即将逃跑的人――一个彻头彻尾的个傻子。
  至于雷狮的身份地位,一只绝对是贵族的狮子,为什么会出现在“放生者”名单上,格瑞并不会在意。任务,永远是更重要的东西。
  当一声清脆的响声把格瑞和雷狮的手铐在一起的时候,雷狮有点猜不透格瑞刚才到底想了什么,但这么做的目的雷狮是一清二楚。他盯着格瑞有些纤细的手腕,再看看那张少年还带着点青涩的脸,“白狼,最后一只吗?”
  格瑞没有理会他这种几乎是往别人伤口插刀的行为,他的心早就被他冰封住了,恰好这把刀插在最硬的地方之一。他至少抓住那手铐,扯着雷狮往外走,至于雷狮的嘴那不是他能堵上的,要他把高自己一个头的大狮子按住那不是什么容易的事。所以格瑞只好把这个念头划去,并为此感到不悦。
  “……那你一点去过外面。没死真是万幸,也许我该说,你不愧是一只狼。”
  “你不用想着逃跑,雷狮。你跑不掉。”格瑞最后只回了那么一句话,他抬起手亮出那个手铐,雷狮对此奉上一声不屑的嗤笑,仿佛看见两个可笑的纸环。
  “我从来没有逃跑过,我光明正大的走。”雷狮抬起头,将目光放远,他望见远处高矮不一的,如同被蛀虫啃噬的楼房。
  “那么现在就走吧,格瑞。我们要出去了。”
  他是在走,走到更远更大的地方,直到脱离这个束缚一切的狭小的牢笼,踏过一切障碍走向雄狮所向往的自由。
  “你是一个疯子,雷狮。”
  “那么我就做一个疯子好了。”

还,还没有起好

兽人设定,应该挺长。
cp为雷狮x格瑞。
本篇主要讲格瑞,瑞金友情向。(我打角色tag应该不会被打)

(2)
  在这个世界,人类与兽人多年征战。人类藐视兽人的兽形,他们恐惧兽人的力量,他们仇恨兽人比他们强大。于是人类使用高科技的炮弹,在一片硝烟和鲜血中将被称为“恶魔”的兽人驱赶进一片小小的区域。而残留在城市中的孤兽无助地躲入最黑暗的地方,逃避那些嘴角带笑的人手中的刀枪。
  这个故事的开头是大自然的一对兄弟自相残杀,他们明明有一样的思想一样的生命一样温暖的血液,贴近自然的那一方却被一脚踩下。结局是被踩下的那一方蜷缩身体,满身的伤口触目惊心,肢体断裂处被绷带胡乱裹起,缝隙间是永不愈合的烧伤。
  五年后。
  最后一只雪狼出生在被名为边界的地方。
  格瑞就是那最后一只拥有梦幻之名的雪狼,却从未体会到什么是梦幻――也许连梦中都没有过。他本该在漫天飞舞的雪花中,在绵软的雪地上,在挂冰的树丛间奔跑,他本该在族群中享受到爱与快乐。他本应是别人的梦,自己却活在了噩梦里。
  噩梦里成长的人注定不会对这个世界抱有什么美好的幻想,格瑞一面将那些丑恶的东西看见眼里,让自己的心化作坚冰护住伤口,一面藏起自己的脆弱和悲伤,用带刺的壳朝向对他几乎所有怀着恶意和善意的一切。
  但格瑞也有要守护的东西,有他愿意给予温暖的东西。
  在他还不太记事的时候,身边就一直跟着一个叫做“金”的家伙。那时的格瑞并不知道怎么分清狼和狗,那只毛茸茸的哈士奇马上就被他当成了同类。即使金每天总用一张没有表情的脸面对金,直白的说出“你很烦”这种伤人的话,也没有把金排斥开来。
  那是他唯一的朋友,他唯一愿意接纳的人,或者说是没有血缘的亲人。
  意外发生在十五岁的那年,几个兵撞开那个被金称为家的地方。格瑞的反应极快,但是再快也快不过射出的麻醉弹,雪狼倒在地上,他用最后的力气看了一眼这个小小的,盒子一般的家。那双紫眸忽然就蒙上了一层水汽,疼痛从心脏里蔓延开来,坚冰的缝隙中流出血液。
  格瑞听不见金寻找他的样子,也不知道金是否不听他的话去大声呼唤。那天晚上,月亮洒下冷光,落在无助的小狗身上。
  自那一天起,格瑞属于兽群,而不是那个他厌恶的,却又养活了他的边界。他对此没有任何的意见,毕竟他从来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活着。但格瑞心里有在乎的人,在水中的沉浮人总会执着地抓紧自己的最后一根稻草,对于十五岁那年的格瑞来说也是如此。于是他选择成为“放生者”的护送人,这个最接近兽群外面世界的,也是接触危险最多的人。没有兽人理解他,雪狼这种凶狠的生物也端坐在食物链顶端,当一个领袖享受生活都没什么问题。
  成为护送人的生活不算好,每天都有训练,不过伙食倒是不错。格瑞的耐力这时候就有了很大的用处。
  他总有一天要离开,却不知道会离开得那么早。

放生:兽群的惩罚方式,每年将一定数量的“放生者”驱赶入人类社会,几乎可以说是死刑。

还,还没有想好。

私设的兽人设定,架空长篇。(祝我不会扔掉坑。)
雷狮x雪狼瑞。
非常非常想写好!小学生文笔和ooc都抱歉了……

  (1)
  雨后的夜晚注定是不寻常的。
  纤长的影子先穿过玻璃进了屋,透明的落地窗上贴了一只手,雨声掩盖过窗框摩擦时的轻响。屋内死亡的气息扑在格瑞身上,湿气混合着泥土的气息后一步卷入房中,占了上风,冲散满屋浓重的血腥气。
  格瑞走得很快,他径直穿过房间走进黑暗中,空气中的气味令人窒息,但那张冰山似的脸上没有因此而出现别的表情。皮靴踩在地上的声音已经低于人耳可以捕捉的范畴,他头顶那双狼耳平日是见不到的,雪白的狼尾垂在身后随着他的动作晃动。
  兽人的优势被这个杀手利用的很好,进入半兽状态下的嗅觉和听觉比起人形时要好的多,格瑞可以看见脚下的路,走廊上的画,可以闻到空气中有香气,甚至可以嗅到血腥气中夹着的,属于强大兽类的气息。他心里并没有什么逃避的想法,雪狼从来不会畏惧挡在目标前的危险,即使格瑞只是一只孤狼,一只一开始就不会,以后也不会找到同族的孤狼。
  经验告诉他应该确认目标是否死亡,这样他今天就可以轻松一些。节省下来的时间将用来做另一个任务,做那个只属于他自己的任务。
  最后一扇门被推开,格瑞踏着还未完全凝固的血液站在门口。那双狼眼如同两颗上乘的紫水晶,月光顺利的透入,在未达到眼底时被反射出去。窗前的人转过头,一样是紫色的双眼却像是染过一层血,反射出带着点玫红的光。那是端坐在食物链顶端的王,万兽臣服的对象。
  格瑞握刀的右手一紧,危机感让身体与神经紧绷。他做足了打斗的准备,甚至是死的准备,即使他不允许自己死去,但这些准备和危机感又在瞬间被那个人击的粉碎。
  狮子背对着光笑起来,格瑞那双狼眼利用最微弱的光线,看见那个带着邪气的笑,如那天初见时的一样。
  “是你啊,格瑞。五个月了,有没有想我?”
  熟悉的声音将那句话敲进格瑞心里,那双水晶般的狼眼下的深潭搅起巨浪,那些本该藏起的感情被推出,最后只化成两个字。
  “……雷狮。”
  

如何正确与雷瑞群的太太相处。

有一些事要说明。
第一,他们都有毒
第二,他们非常毒
第三,他们最有毒
第四,他们是太太
然后是相处方式。
日常用两只爪子给他们打call。
剩下的一只,和他们打架。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来赌博啊!!!!!!!输了写三十题!!!不许喊猫科!!!!!

(一只飞鸟告诉你半夜如果不矫情是会发疯的。)